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金鋒關曉柔)金鋒關曉柔_金鋒關曉柔完結版閱讀

(金鋒關曉柔)金鋒關曉柔_金鋒關曉柔完結版閱讀 第1064章 第一次談判 試讀

2022-10-01 12:17 作者:寒門梟士
  • 金鋒關曉柔 金鋒關曉柔

    《金鋒關曉柔》是網絡作者「寒門梟士」創作的都市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金鋒關曉柔,詳情概述:突然穿越到了古代,飯都吃不飽怎麼辦?什麼,男人快被打完了,官府發了個漂亮老婆,明年必須生孩子?什麼,外族又來入侵中原?…… 沒關係,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草原騎兵勢不可擋?倭寇的大船堅不可摧?笑話!...

    點擊閱讀《金鋒關曉柔》全文

章節介紹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寒門梟士的《金鋒關曉柔》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東蠻使者提出的條件共有四點。第一,東蠻準備重奪渝關城,讓晉王帶領晉蠻聯軍,從南邊一起進攻,還要負責在草原上攔截敗退的劉鐵等人。第二,晉王不僅要負責晉蠻聯軍的軍糧,還要另外準備一份五萬人馬的糧草,東蠻人奪下渝關城之後,…

在線試讀

第1064章 第一次談判

東蠻使者提出的條件共有四點。
第一,東蠻準備重奪渝關城,讓晉王帶領晉蠻聯軍,從南邊一起進攻,還要負責在草原上攔截敗退的劉鐵等人。
第二,晉王不僅要負責晉蠻聯軍的軍糧,還要另外準備一份五萬人馬的糧草,東蠻人奪下渝關城之後,提供給東蠻兵馬。
第三,東蠻佔領渝關城之後,可以幫晉王對付鏢師的飛艇,還可以派出騎兵幫晉王對付鎮遠鏢局,但是代價是晉王需要宣誓向東蠻單于效忠,還要把母親送到東蠻,嫁給東蠻單于。
第四,晉王需要把晉地最北端的三個州,作為嫁妝,一起送給東蠻!
雖然只有四條,但是對於晉王來說,任何一條都無法接受。
抵抗東蠻這麼多年,他太清楚渝關城的重要性了。
如今鏢師好不容易把渝關城搶了回來,金鋒和九公主也開始着手,準備重建燕雲十六州。
如果他再幫助東蠻人把渝關城搶回去,等於再次把敵人迎進了中原,燕雲十六州也會再次落到東蠻手裡。
後世的史學家會如何評判他,不言而喻。
最讓晉王無法接受的還是第三條和第四條,擺明了就在羞辱晉王!
晉王看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直接把信紙撕了,再讓人把東蠻使者拉出去大卸八塊。
可他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因為他從這四個條件里,察覺到了東蠻單于的信心和決心。
也看出來東蠻單于似乎有十足把握,可以幹掉金鋒的飛艇。
沒有了飛艇的鎮遠鏢局,就和瘸了四條腿的老虎一樣,雖然依舊可怕,卻不是不可戰勝的。
金鋒同時得罪了那麼多人,一旦鎮遠鏢局不可戰勝的神話被打破,從東蠻党項吐蕃,到中原境內無數豪族權貴,都會一擁而上,生撕了金鋒。
到了那時候,金鋒恐怕連自己都顧不上了,哪裡還有能力去管渝關城?
劉鐵藉助城牆,暫時守住渝關城應該問題不大,可是如果金鋒一直不送糧草,他又能堅持多久?
晉王好像已經看到了劉鐵和渝關城最終的結果。
這一瞬間,晉王想到了很多。
宰相一直在盯着晉王,看到他這麼憤怒,皺眉問道「陛下,可以讓我看看嗎?」
這個宰相原本就是晉王手底下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都是他幫晉王謀劃的,晉王對他也非常信任。
氣呼呼的把信紙扔了過去。
宰相撿起信紙,剛看了兩眼,眼睛就眯了起來,轉頭瞪着東蠻使者,怒聲說道「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羞辱陛下!」
說完,轉頭看向晉王「陛下,此子以下犯上,其罪當誅,請陛下把他押入死牢,擇日發落!」
「行了,這種紅臉白臉的把戲就不用拿出來丟人現眼了,」東蠻使者冷笑着瞥了晉王一眼「陛下要是敢殺我,剛才就叫人了!」
晉王眼中閃過一絲怒色,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心中不由想起十幾年前去京中述職,正好遇到東蠻使者也去京城「接受賞賜」。
當時的東蠻使者更加囂張,呵斥陳佶這個大康皇帝,簡直就和訓斥小孩子一樣。
更過分的是,東蠻使者還點名讓陳佶的妃子去侍寢。
即便如此,陳佶也沒敢發作,乖乖從秀女宮挑選宮女充當妃子,送到驛站去給東蠻使者。
那時候晉王覺得陳佶實在太窩囊了,簡直丟祖宗的臉。
從那件事之後,晉王十幾年都沒再去京城。
此時他終於理解陳佶了,也終於理解金鋒曾經說過的「弱國無外交」是什麼意思了。
當時渝關城還在東蠻人手裡,陳佶但凡敢發脾氣,恐怕不出一個月,東蠻的十幾萬騎兵就會兵臨城下。
相比當時的陳佶,晉王現在的處境要好得多了。
至少渝關城在金鋒手裡。
站在一旁的宰相也默默嘆了口氣。
晉王明白東蠻使者殺不得,宰相又何嘗不知道呢?
他剛才只是在嚇唬東蠻使者而已,可惜被對方看破了。
東蠻使者見晉王和宰相都不說話,嗤笑一聲道「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就別說那些虛的了,陛下您答不答應,給個準話吧!」
「你走吧,這種條件朕是不可能答應的!」
晉王直接搖頭。
這四個條件實在太苛刻了,特別是第三條和第四條,超出了晉王的心理承受範圍。
「陛下,你可要想清楚。」東蠻使者笑着說道「金鋒手下的飛艇,有八成都集中到了渭州城,留給陛下的時間恐怕不多了!」
「這個不用你操心!」晉王冷着臉回答。
「那好吧,」東蠻使者懶洋洋的站起來「我就住在黑土城的客棧里,陛下先冷靜冷靜,想好了再去找我談吧!」
說完一步一晃的走向門口,路過一個宮女的時候,還伸手在宮女懷裡抓了一把。
能站在這個大帳里的宮女,就是晉王的貼身侍女,不光要負責晉王的安全,行軍的時候,還會侍寢,和晉王的關係比一般妃子更好。
宮女本身也是個高手,下意識的想要抽刀幹掉東蠻使者,可是發現晉王和宰相都沒有說話,咬咬牙止住了這個念頭,瞪着東蠻使者後退了兩步。
東蠻使者把手放到鼻子下聞了聞,大笑着離開了。
晉王看着東蠻使者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抓起桌子上的硯台砸到地上。
「欺人太甚!東蠻的雜碎欺人太甚!」
砸完硯台,晉王又拿起瓷杯。
一直到把桌子上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完了,晉王依舊沒有消氣,直接把桌子也掀翻了。
「陛下,您消消氣,消消氣!」
宰相一看晉王要去踢桌子,趕緊抱住他的腰。
這桌子可是實木的,一腳踢上去,晉王的腳趾頭恐怕都要踢腫。
「東蠻單于都要給朕當爹了,朕怎麼消氣!」
晉王氣得破口大罵「這個老匹夫,張涼在渝關城怎麼沒有炸死他!」
當時張涼帶兵北伐,東蠻糾集大軍,準備死守渝關城。
為了表示決心,東蠻單于還親自趕到渝關城,為東蠻士卒打氣助威。
後來被鏢師的熱氣球炸得狼狽而逃。
「陛下,談判談判,是可以談的,不是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宰相安慰道「咱們覺得哪裡不滿意,都可以還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