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大虎糖寶)蘇糖福丫最新熱門小說_(蘇大虎糖寶)完結版閱讀

(蘇大虎糖寶)蘇糖福丫最新熱門小說_(蘇大虎糖寶)完結版閱讀 第1319章:爹,娘,我要退親 試讀

2022-10-01 12:00 作者:團寵農家小糖寶
  • 蘇糖福丫 蘇糖福丫

    小說叫做《蘇糖福丫》,是作者「團寵農家小糖寶」寫的小說,主角是蘇大虎糖寶。本書精彩片段:老蘇家終於生閨女了。於是,窮的叮噹響的日子,火了!「爹,我在山上挖了一籃子大白蘿蔔。」奶聲奶氣的小姑娘,把手裡的小籃子遞到了蘇老頭面前。蘇老頭:「……」腦袋「嗡」的一聲。這麼多野山參,得賣多少銀子?「爹,我還採了一籃子蘑菇。」蘇老頭:「……」身子晃了晃。這麼多靈芝,能置多少大宅子?「爹,我……」「閨...

    點擊閱讀《蘇糖福丫》全文
    團寵農家小糖寶 靈異 糖寶 蘇大虎 蘇糖福丫

章節介紹

《蘇糖福丫》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團寵農家小糖寶的火熱小說。講述了:夏思雅說完,看向了鄒淑琴。「我問你,你和白書之果真是兩情相悅,情不自禁才在一起的?」夏思雅緊繃著臉問道。鄒淑琴:「……」一滯。她沒有想到,夏思雅問的竟然是這種事。隨即,便明白了過來。看來,這個表妹最在意的,還是白家三少爺的那顆心。鄒淑…

在線試讀

第1319章:爹,娘,我要退親

夏思雅說完,看向了鄒淑琴。
「我問你,你和白書之果真是兩情相悅,情不自禁才在一起的?」夏思雅緊繃著臉問道。
鄒淑琴「……」
一滯。
她沒有想到,夏思雅問的竟然是這種事。
隨即,便明白了過來。
看來,這個表妹最在意的,還是白家三少爺的那顆心。
鄒淑琴的眼底,划過了一抹譏諷。
白家三少爺有心嗎?
「什麼兩情相悅?」沒等鄒淑琴回答,鄒夫人就搶着說道「完全是白家三少爺,哄騙淑琴,說什麼對淑琴一見鍾情,念念不忘,哄的淑琴跟他有了孩子……」
鄒夫人努力想要挽救女兒的名聲,推白書之下水。
可惜,夏思雅根本就不理會鄒夫人,只是定定的看着鄒淑琴。
「我要聽真話!」夏思雅冷靜的說道「聽你親口說!」
鄒淑琴剛要開口,夏思雅又補充了一句。
「你想好了再說!」
鄒淑琴「……」
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她從夏思雅的眼睛裏,看出了某種意思。
她知道,自己的回答,關係到了自己最後能不能如願以償。
「是!」鄒淑琴一橫心,說道「他心儀我,我心悅他,我們情到深處難自禁,還請表妹成全!」
說完,對着夏思雅深深叩首。
夏思雅「……」
臉色瞬間慘白。
四周圍鴉雀無聲!
鄒夫人驚了。
她沒有想到,自己女兒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承認了。
鄒夫人的眼珠一陣亂轉,隨即也明白了什麼。
「思雅,你就成全你表姐吧。」鄒夫人一臉哀求的對夏思雅說道「表姨沒有騙你,白家三少爺哄的你表姐對他死心塌地,可憐你表姐連孩子都有了……嗚嗚……」卻不得進門。
最後一句話,鄒夫人心裏惱恨,卻沒有說出來。
夏夫人急急的說道「胡說八道!思雅,你別聽她們亂說!女婿只是一時糊塗,哪裡就心儀……」
夏夫人突然就說不下去了,想到昨晚上在白家見到的,白書之和鄒淑琴的那番黏糊勁兒,夏夫人一陣膈應!
不但夏夫人說不下去,蘇老太太等人,也說不下去。
大盼的拳頭捏的咔嚓咔嚓響,擔心的蘇大嫂夠嗆。
今天就不應該讓兒子過來幫忙!
好吧,其實她阻攔了,但是沒有攔住。
兒子說答應過思雅,要送思雅出嫁,給思雅撐腰……
「石榴!把人拎走,不要攪擾了夏姑姑的好日子!」大盼沉臉說道。
「好嘞!」
石榴答應一聲,上前幾步,就要把鄒夫人和鄒淑琴提溜起來。
鄒淑琴對於石榴,早就留下了心理陰影,一看到石榴過來,嚇得連忙往鄒夫人身後躲。
「別碰我!我肚子里有了白家的骨肉,若是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的,你賠的起嗎?白家肯定不會放過你……」鄒淑琴一邊躲,一邊色厲內荏的叫道。
石榴立馬翻了個白眼,不屑的說道「我差點信了你!不然再灌你一碗葯嘗嘗?」
鄒淑琴「……」
驀然瞪大了眼睛,一副驚恐的表情。
「你、你怎麼知道?」鄒淑琴脫口問道。 隨即發覺,自己問了一句廢話。
昨天晚上的事情,若是福德郡主安排的,那麼石榴知道也很正常。
石榴給了鄒淑琴一個鄙夷的眼神兒,反問道「你覺得呢?」
說完,一把薅住了鄒淑琴的脖領子。
「啊!」
鄒淑琴嚇得大叫。
「算了,石榴!」夏思雅說道「放開她吧!」
夏思雅說完,轉頭看向了夏大人和夏夫人,語氣堅定的說道「爹,娘,我要退親!」
夏大人微微皺眉,面露遲疑。
夏夫人則是又驚又怒,卻又絲毫不感覺意外。
女兒的性子她自然知道。
正是因為如此,她才不想讓女兒摻和這件事。
「不行!」夏夫人斷然說道。
明天就是正日子了,今天卻退親,這讓外人怎麼看女兒,怎麼看夏家?
更何況,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女兒一個姑娘家,當眾說出退親的話,已經是大為不妥了。
再加上鄒家母女的一番哭鬧,女兒怕是還會落一個不能容人,寧可退親,也容不得自家表姐進門的名聲。
夏夫人如何樂意?!
「你先進去,這件事爹和娘來處理!」夏夫人命令道。
說完,看向了鄒家母女,一咬牙。
又道「你們既然求一個成全,那我們就成全你們!」
夏夫人說到這兒,目光落到了鄒淑琴的身上,眼底閃過了一抹厲光。
「只要白家同意讓你進門,我女兒過門之後,就定會受你一盞妾室茶!」
白家若是敢同意,那麼這門親事不要也罷!
夏夫人的話一說完,鄒家母女齊齊變色。
她們要的結果,可不是鄒淑琴去白家做妾!
她們只是想要以退為進,逼迫夏思雅主動退親。
夏夫人看到鄒家母女的表情,反倒是冷靜了下來。
「總歸,現在我女兒還沒有嫁入白家,做不得白家的主。」夏夫人施施然補充道。
鄒夫人「……」
鄒淑琴「……」
四周圍的人聽了夏夫人的話,反倒是紛紛點頭。
也是呀,人家還沒有嫁過去呢,自然不好越俎代庖的應承下來。
糖寶有些無力,沒有想到乾娘如此的固執。
都到了這種地步了,竟然還不肯答應退親。
「乾娘,您不同意思雅姐姐退親,是不是因為——」
糖寶一頓,看了鄒夫人一眼,繼續說道「不想看到鄒夫人得意的表情?」
夏夫人一怔,張了張嘴。
她不想承認,剛才在女兒說完退親的話以後,鄒夫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閃過了一抹挑釁的得意。
雖然極快,還是被夏夫人捕捉到了。
夏夫人的怒火和不甘,馬上就被激發出來了。
「福丫,你不懂。」夏夫人嘆息一聲,說道「乾娘也不瞞你,這是一個原因,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現在退親影響太大,對你思雅姐姐的名聲傷害也太大。」
「乾娘,什麼影響?什麼名聲傷害?您怎麼不想想,就為了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搭上思雅姐姐的一輩子,值得嗎?」糖寶說道「思雅姐姐值得更好的,值得一個全心全意的對待她的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