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團寵農家小糖寶全文免費閱讀》蘇大虎糖寶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蘇大虎糖寶完結版閱讀

《團寵農家小糖寶全文免費閱讀》蘇大虎糖寶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蘇大虎糖寶完結版閱讀 第1317章:夏思雅滿臉震驚,果真是他親手灌下去的 試讀

2022-10-01 12:01 作者:蘇糖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全文免費閱讀》講述的蘇大虎糖寶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夏大人非常的震驚。鄒家竟然不怕得罪夏家和白家,敢把事情鬧出來。莫非是有什麼依仗?夏大人的心裏,閃過了一絲懷疑。依照夏大人對鄒家夫妻的了解,他覺得這夫妻二人,在…

在線試讀

第1317章:夏思雅滿臉震驚,果真是他親手灌下去的

夏大人非常的震驚。
鄒家竟然不怕得罪夏家和白家,敢把事情鬧出來。
莫非是有什麼依仗?
夏大人的心裏,閃過了一絲懷疑。
依照夏大人對鄒家夫妻的了解,他覺得這夫妻二人,在沒有萬全的把握之下,應該不敢把事情做絕!
特別是鄒心舉,照昨天晚上那種情形,他應該被打怕了才是,不敢再來了。
夏夫人則是怒火飆升,直接就往外沖。
「鄒心舉!劉繁花!」
竟然敢跑來攪擾自己閨女的婚事,簡直是不可饒恕!
夏夫人一副要殺人的樣子往外趕,夏大人也快步跟了出去。
蘇老頭和蘇老太太等人接到了消息,也是又震驚又氣憤的往大門口趕去。
大門口。
鄒家三口人齊齊的跪在地上。
鄒淑琴跪在中間,低垂着頭默默的垂淚,一副弱不禁風的凄苦模樣。
鄒夫人跪在她身邊,哭的聲嘶力竭。
「嗚嗚嗚……表姐你就可憐可憐我們淑琴吧……」
鄒夫人一邊哭,一邊掃了一眼四周圍的人群。
此時夏家的大門口,被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有純粹看熱鬧的,也有前來道賀赴宴的……
「這是咋回事兒?」
「夏大人家裡不是要嫁女兒嗎?」
「這咋大喜的日子,被人哭上門來了?」
「這也太晦氣了吧……」
「誰說不是呢?」
……
人們議論紛紛,但是眼睛裏,都閃爍着八卦的光芒。
哪怕是前來道賀赴宴的,也是一副好奇的表情。
夏夫人到了門口,見到這種情形,氣得渾身哆嗦。
「劉繁花,你要不要臉?!」
夏夫人衝上前,一揚手——
「啪!」的一聲。
狠狠的給了鄒夫人一巴掌。
鄒夫人被打的身子一歪,臉頰很快就腫了起來。
「嗚嗚……表姐,若是能讓你消氣,成全了你外甥女和白家三少爺,表妹就是被你打死了,也甘願……」
鄒夫人說著,一邊捂着臉,一邊哭着看向了鄒淑琴。
然後,繼續哭道「可憐你外甥女,被人騙的**失心,現如今她的肚子里,已經有了白家三少爺的孩子……」
鄒夫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四周圍的人群就炸了。
「天!這鄒家姑娘竟然有了身子……」
「不是!這白家三少爺,不是夏家的女婿嗎?」
「想不到白家三少爺,竟然是這樣的人……」
「可不是!這和表妹要成親了,卻又和表姐有了孩子……」
……
不得不說,四周圍的人被鄒夫人曝出來的大瓜,驚的掉了一地的下巴。
夏夫人的腦袋「嗡」的一聲。
她沒有想到,鄒夫人竟然連鄒淑琴有了身孕的事情,都抖摟了出來。
這種事情,不僅僅關乎到姑娘家的顏面,還關乎到整個家族的名譽。
哪怕是再混不吝的人家,也會藏着掖着的。
「你、你瘋了……瘋了……」夏夫人指着鄒夫人,手指頭哆哆嗦嗦,嘴裏喃喃的道。
除了這個原因,夏夫人想不出來,鄒夫人為什麼這樣做。
難不成,以後鄒家不在人前抬頭了? 難不成,以後鄒氏一族的姑娘們,都寧願嫁不出了?
夏夫人哪裡知道,鄒夫人心裏已經已經有了底氣,只要鄒家把這件事情鬧大,夏家最後定然會退親。
到時候,只要女兒進了白家的門,白家為了顏面,也會把對女兒不好的傳言壓下去。
至於白家的名聲——
鄒夫人想到女兒回來後,說的那些話,心裏對白家也充滿了怨恨。
女兒的名聲壞了,白家的三少爺自然也不能獨善其身!
鄒夫人想到這兒,繼續哭訴。
「嗚嗚……表姐,你是知道的,你這個外甥女,一向是個實心眼的……」
鄒夫人說著,側頭看向了女兒,哭的越發凄慘起來。
「她性子烈,雖然是上當受騙,但是既然有了白家的孩子,這輩子也就認定了白家三少爺了……嗚嗚……表姐你就成全了這個傻丫頭吧……」
「哪怕是讓她為奴為婢,一輩子伺候思雅也行……嗚嗚……表姐你放心,淑琴定然不會和思雅爭什麼的,她只求能生下肚子里的孩子,守着孩子過日子……」
這時,鄒淑琴終於不再默默的垂淚,凄風苦雨的開口說道「表姨,淑琴知道沒有臉面見您和表妹,但是淑琴求求您念在淑琴年幼無知,遭人哄騙的份上,讓淑琴見表妹一面,親自向表妹磕頭道歉……」
鄒家母女說的萬分的卑微凄慘,把一切的責任都推到了白書之的身上,竟然引得周圍看熱鬧的人,開始同情了起來。
「這白家的三少爺,看上去芝蘭玉樹的,想不到竟然是這種斯文敗類!」
「老哥,你可別侮辱芝蘭玉樹這個詞了!」
「可不是!那個白家三少爺,連未婚妻的表姐都哄騙,還是個人嗎?」
「就是就是!根本就不是人!斯文敗類,衣冠禽獸……」
一時間,四周圍的人紛紛大罵白書之。
白書之精心經營起來的人設,徹底的崩塌了。
鄒淑琴聽到人們的議論,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眼底閃過了一抹快意!
白書之!你竟然敢那樣對我,我一定要讓你嘗嘗,被萬人唾罵的滋味!
夏思雅作為待嫁新娘子,今天原本是計劃在自己院子里,招待關係不錯的姑娘們吃飯說話的。
因為糖寶的關係,菱花郡主待夏思雅也很親厚,所以一大早就來了夏家。
「喂!白三的事情,你說了嗎?」菱花郡主趁着夏思雅不注意,拉着糖寶偷偷問道。
糖寶點了點頭。
「說了。」
「那這件事……」菱花郡主遲疑的問道。
「白家的意思應該是,把鄒淑琴肚子里的孩子流掉,然後把人送走不認賬。」糖寶乾脆的說道。
菱花郡主「……」
活該!自作自受!
「那、白三怎麼說?」菱花郡主又問道「他也同意?鄒淑琴肚子里的孩子,畢竟是他的。」
「那又如何?」糖寶斜了菱花郡主一眼,眼睛的餘光看到夏思雅過來了,直接說道「他若是不樂意,就會被趕出白家。」
「所以,他拒絕了?」菱花郡主哼了一聲,說道「我還以為,他對鄒淑琴有幾分情分呢,原來不過如此。」
「何止呀!」糖寶特意說道「鄒淑琴的那碗落胎葯,還是他親自給灌下去的呢。」
菱花郡主「……」
忽然就有點兒同情鄒淑琴了。
「福丫妹妹,你說的是真的?」夏思雅一臉震驚,不可置信的問道「果真是他親手灌下去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