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錦鯉賢妻(蘇大虎糖寶)全文閱讀_(蘇大虎糖寶)完結版免費閱讀

錦鯉賢妻(蘇大虎糖寶)全文閱讀_(蘇大虎糖寶)完結版免費閱讀 第1320章:大白再次顯威風 1 試讀

2022-10-01 12:16 作者:傲梅如霜
  • 錦鯉賢妻 錦鯉賢妻

    無刪減版本的都市《錦鯉賢妻》,成功收穫了一大批的讀者們關注,故事的原創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實力,主角蘇大虎糖寶。簡要概述:就連腳步都放輕了,生怕嚇到自家寶貝小閨女。小閨女的皮膚粉粉嫩嫩的,像是雞蛋清。一點兒也不象那些臭小子們,剛生下來的時候,都象個小毛猴子。果然,小閨女和臭小子們就是不一樣...

    點擊閱讀《錦鯉賢妻》全文

章節介紹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傲梅如霜的《錦鯉賢妻》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糖寶的話還沒有說完,蘇老太太就頭疼的說道:「這裡沒有你什麼事兒,你一個小孩子家不要亂說話,快陪你思雅姐姐回去。」女兒這番話若是傳揚出去,定然會被人認為驚世駭俗。如此這般鼓動一個姑娘家退親,並且不在意姑娘家的名聲和影響,…

在線試讀

第1320章:大白再次顯威風 1

糖寶的話還沒有說完,蘇老太太就頭疼的說道「這裡沒有你什麼事兒,你一個小孩子家不要亂說話,快陪你思雅姐姐回去。」
女兒這番話若是傳揚出去,定然會被人認為驚世駭俗。
如此這般鼓動一個姑娘家退親,並且不在意姑娘家的名聲和影響,簡直是離經叛道。
蘇老太太越想越頭疼,感覺小閨女被嬌養的,有些太膽大妄為了。
有些話,在自己家裡說說就行了,哪裡能在外面說?
縱然心裏那樣想的,也得顧忌着禮俗不是?
糖寶自然明白自己老娘的顧慮,但是她並不在意虛無的名聲。
她說話再是驚世駭俗,做事再是離經叛道,又如何?
反正誰都不能委屈思雅姐姐!
「娘,這門親事鬧成了這樣,簡直是把思雅姐姐的臉面往地上踩!」糖寶嘟着嘴說道「且不說別的,白家若是果真看重思雅姐姐,又怎麼會允許鄒家人,跑到夏家來鬧騰?這就是白家給夏家的交代嗎?」
糖寶這樣一說,蘇老太太也無話可說了。
畢竟,昨晚上白家答應的好好的,要給夏家一個交代。
結果,沒有等來白家的交代,倒是等來了鄒家人。
糖寶才不會說出來,鄒淑琴是她派人救走的。
這一切也都是她在背後推動的。
「況且,現在這件事情,怕是大半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了,白家難道就沒有得到消息嗎?怕是已經知道了吧。」糖寶繼續說道「可是現在不聞不問,擺明了是想把事情推給夏家,讓夏家做惡人,他們倒是打的如意算盤。」
蘇老太太「……」
可也是!
這麼大的事情,白家難道沒有得到消息?
莫非果真是如同女兒所說的,白家故意把事情推給夏家?
若是夏家來處理,哪怕是為了思雅的名聲,也不能開口拒絕鄒淑琴入門……
蘇老太太哪裡知道,白家人得到消息急急趕來了,結果馬車莫名其妙的壞到了半路上。
蘇老太太看向了夏夫人,有些不知道怎麼辦了。
夏夫人聽了乾女兒的話,也是對白家滿肚子氣。
要不……這門親事就算了……
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夏夫人就想到了鄒夫人得意的面孔。
於是,硬生生的又把這個念頭,壓了下去。
鄒家母女這般,分明是吃定了她們!
夏夫人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去。
夏夫人想到自己年輕時,被表妹搶了親事,最後不得不遠嫁江南,受盡了離別之苦。
現在女兒又被搶了親事,難不成也要嫁到江南去?
不然的話,在京城還能找到婆家嗎?
白家畢竟不是尋常人家。
女兒退了白家的親事,就是打了白家的臉。
如此一來,京城裡哪戶人家,甘願得罪白家,也要把名聲受損的女兒娶過門去?
夏夫人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人家!
夏思雅是夏夫人唯一的女兒,夏夫人無論如何也捨不得,把女兒遠嫁……
「福丫,這件事乾娘自有主意。」夏夫人不容置喙的說道「你不要多言!」
這還是第一次,夏夫人用如此嚴肅的語氣,對糖寶說話。
「乾娘……」糖寶還想要再爭取一下。
夏思雅對着糖寶搖了搖頭,說道「福丫妹妹,這件事你不要管。」
夏思雅到底大了幾歲,想的多,也是生怕影響了糖寶的名聲。
她知道,自己只要退親,名聲肯定受損。
她自己無所謂,卻不能牽連了福丫妹妹。
糖寶想了想,索性對夏思雅說道「那思雅姐姐你和我一起進去,咱們倆個小姑娘家,都不要摻和這件事了,就把這件事交給乾爹和乾娘處理。」
糖寶話是這樣說的,可是說完之後,又看向了鄒家母女。
昂起小下巴,冷冷的說道「我乾娘已經答應了你們,只要白家同意,絕對不會阻攔鄒淑琴入白家的門,你們繼續賴在這裡也沒有用,倒不如去找白家要說法,免得到時候反倒是白家不認賬。」
說完,意味深長的對着鄒淑琴眨了眨眼。
鄒淑琴「……」
又是這種眼神兒……
鄒淑琴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的表情。
鄒夫人自然不幹!
她女兒可不是要進白家做妾的。
只不過,夏家不退親,她女兒就只能做妾。
鄒夫人急切的看向夏思雅,哀求似的說道「思雅,你表姐肚子里有了白家的骨肉,表姨就把你表姐託付給你照拂了,總歸你們是表姐妹,你表姐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
鄒夫人故意一再的提起鄒淑琴肚子里的孩子,想刺激夏思雅一氣之下堅持退親。
夏思雅自然生氣,不但生氣,更感覺噁心。
她還沒有嫁過去,就要盤算着給別人養孩子了嗎?
笑話!她堅決不會嫁給白書之的!
他心裏有了別人,而且連孩子都有了,這樣的男人她夏思雅不要!
「你還是把鄒淑琴,託付給其他人照顧吧!」夏思雅冷冷的說道「我夏思雅可沒有那個度量,幫你照顧女兒!」
「思雅!不許胡說!」夏夫人呵斥道。
誰都沒有那個度量,但是不能說出來不是?
哪怕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得用布遮着,不能挑明。
「娘!」夏思雅委屈的看向夏夫人。
夏夫人看到女兒這副模樣,雖然心有不忍,還是硬起了心腸。
「你和福丫進去!」夏夫人命令道。
這次反倒是糖寶勸夏思雅了。
「思雅姐姐,我們進去。」
糖寶說完,又看了鄒淑琴一眼,乾脆的拉着夏思雅就往院子里走。
鄒夫人一見夏思雅要走,爬起來就要去拽夏思雅。
「思雅……」
「娘!」鄒淑琴拉住鄒夫人,對着鄒夫人搖了搖頭,低聲說道「娘,我們去白家。」
鄒夫人「……」
一怔。
白家那裡恨不得打掉女兒肚子里的孩子,女兒怎麼能這個時候去白家?
「娘,事情已經鬧開了,白家不敢悄無聲息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鄒淑琴低聲說道「這次一定要讓他們白家,給我一個交代!」
鄒淑琴說到最後,簡直是咬牙切齒。
眼睛,卻是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糖寶的背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