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文明爭霸場
文明爭霸場

文明爭霸場書迷1

標籤: 葉曉啾 文明爭霸場 靈異 趙作仁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文明爭霸場》,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他們不僅不感謝,還以為你佔了便宜,處處針對你,我早就看不過去了!」林渲染抿抿唇,沒吭聲。秦喻看出她心裏難受,一把將她抱住,「想哭就哭出來吧。」林渲染在懷裡呆了小片刻,低頭蹭掉眼裡的濕意,笑了起來,「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遊樂場慶祝。」半個小時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早上六點鐘,林渲染拎着個小籃子從屋裡走出來。
父親林蘇業最近感冒咳嗽,林渲染怕他出門加重,特意趕早去替他買菜。
其實現在網上購物非常方便,她自己公司又有電商這一塊,而且做了不少農產品直銷直播,完全可以叫自家公司送貨。
可林蘇業不放心,總覺得自己親自選的才好。
林渲染強不過他,也願意隨着他的意思辦,所以他們家一直保留着去菜市場買菜這個傳統。
六點鐘起床對林渲染來說,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帶着幾份倦意推開大堂大門,冷不丁一道黑色身影閃現。
林渲染起先以為是早起的別家住戶,定睛時又是一愣。
「沈亦崢?」
他這大清早跑過來幹什麼?
沈亦崢回頭,俊臉上帶了一絲恍惚,似乎對自己會出現在這裡也感到意外。
「喝酒了?」林渲染鮮少看到他這副神智不清的模樣,不由得問,臉上浮起些戒備。
「沒有。」他丟掉長指間夾着的那根煙。
林渲染這才注意到,垃圾筒的滅火砂上丟了好多煙頭。
不由得意外地偏了偏臉。
在她的記憶中,沈亦崢是那種很愛乾淨的類型,極少碰煙。
這是……
「隨便走了走,不想走到了這裡。」沈亦崢一步走來,手臂幾乎挨着她的手臂。
這一觸,林渲染觸到了濃重的寒氣,不由得一陣激零。
他這是在寒風中站了多久?
「沈總不會是從雲城走到中城來的吧。」林渲染見多了他在自己面前的油腔滑調,沒有多放在心上,反而揶揄。
沈亦崢沒回答,只是笑笑。
笑容勉強而沉重。
「小染。」他低低呼了聲,側目來看剛到自己下巴處的人兒,手臂抬了抬。
林渲染沒有錯過他的動作,看他要碰自己,本能朝後跳出一步。
沈亦崢的臂並沒有抬起來。
只有聲音傳過來,「以後大可不必戒備我,也不用刻意避開,我以後不會打擾你。」
說完這些,朝她勾勾頭。
側身轉體,長腿邁開,走了。
走了?
林渲染看着他的背影,唇瓣不由得微微張開。
他來得突然,走得突然,說的話更是突然。她陷在雲里霧裡,半天沒反應過來,看着消散了男人身影的空間,甚至覺得剛剛不過一場幻覺。
吃過早飯後,悅悅便鬧着要去滑冰。
她是真的喜歡上了滑冰,經常在家裡做練習。
林渲染願意寵着她。
原本一周只有兩次課,她補辦了張年卡,現在可以天天去。
兩人來到訓練場時,真雪冰面上已經滑動了不少身影。
雪面清清冷冷。
因為要保持冰面的凝結,溫度比外面還要冷些。
悅悅興沖沖換好衣服,拉着林渲染跳進冰面,一彎一拐地滑了起來。
邊滑,悅悅邊用一對滑碌碌的大眼睛四處尋找。
林渲染知道她在找什麼。
這陣子來,沈亦崢總是一場不落地跟她們練習,小傢伙是在找他呢。
平日里林渲染最是煩沈亦崢,此刻聯想到早上他的出現,不由得也找了起來。
沈亦崢不在。
悅悅的小嘴抿了抿,大眼睛裏閃出明顯的失落,但也沒有喪氣。
粑粑有好多事情要忙,一定遲到了。
晚點,他就會來的。
然而,她們熱完身,沈亦崢都沒有出現。
以前總覺得他礙眼,這突然沒來,林渲染反而七上八下,免不得反覆想起他早上的樣子。
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太多。
「我們開始練習吧。」她沒有多想,道。
直到練習結束,沈亦崢都沒有出現。
走出滑冰場,悅悅的小肩膀垮垮的,沒精打采。
之後一連幾天,沈亦崢都無影無蹤。
林渲染工作忙,事情多,再沒有過多地去想沈亦崢的事。
轉眼周五,律師打來電話,說轉讓股權的資料已經辦好,雙方親筆簽名就能生效。
律師可以幫她把資料送到中城來,不過考慮到秦喻還不知道這件事,她得親自勸服秦喻接受股權,林渲染還是開車去了雲城。
和律師見過面後,她帶着資料來到了星光傳媒秦喻的辦公室。
「怎麼不說一聲就來了?」秦喻穿着一身白色職業服,模樣兒幹練明艷。
也不叫助理,自己倒出咖啡豆來給林渲染現磨咖啡。
林渲染嗯了一聲,看到秦喻妝化得有些濃,卻依舊沒蓋住眼圈,免不得問「最近很忙嗎?」
「跟平常差不多。」秦喻淡淡聳肩,「不過你和沈亦崢怎麼回事?前幾天出門,看到他跟個女的,兩人貼得挺近的,關係很不一般。我打聽了一下,說那女的是唐文明的什麼妹妹,跟他相親呢。孫絲伶、沈新月,還有對方的家長什麼的都露臉了,搞得挺隆重。」
猛然聽到沈亦崢的消息,林渲染微愣了一下。
「是嗎?」
唐文明沒有妹妹,倒是有個沒出嫁的堂妹。
沈亦崢跟唐文成相親了?
不是沒想過沈亦崢日後會與旁的人相親結婚,不過一切似乎來得太突然。
她記得沈亦崢之前都沒怎麼理唐文成。
上次還和悅悅說與唐文成不熟,之前被碰到兩人在一起也是孫絲伶的安排,他毫無所知。
他說那些話,僅僅是為了安慰悅悅?
林渲染多少還是對沈亦崢有些了解的。
他這人行事嚴謹,為人也不虛偽,不喜說謊。
所以,他是之後才決定和唐文成在一起的?
確定這個後,頭腦里免不得湧出越來越多的疑惑。
不過想着她原本就沒打算和沈亦崢有什麼下一步,自然也不想過多去揣測,最終淡淡道「挺好。」
秦喻沒有多言,把磨好的咖啡豆放進專門的漏勺里,漏勺里墊了一圈專用白紙,深褐色的咖啡豆細膩清香。
她拿過細細管子的水壺,探了探溫度,估摸着溫度在八十度左右方才沿着漏勺澆了起來。
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卻不似她平日風格。
秦喻這人習慣了風風火火,最不喜的就是這種小資情調。
林渲染又猛然想到,以她這種火爆性子,如果看到沈亦崢這麼高調相親,一早給自己打電話,把他罵得狗血淋頭。
絕對等不到這麼多天才出聲。
她很反常。
「你最近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林渲染免不得問道。
林渲染這一問,秦喻倒水的動作猛地一頓,人僵在那兒。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